1125 亲信

自从巴克来到博马,比勒尔·佩吉就陷入深深地恐惧中。

巴克抵达博马的第二天晚上,在南部非洲驻刚果共和国大使馆举行了答谢酒会,比勒尔·佩吉并没有得到邀请,这让比勒尔·佩吉闻到了一丝危险的信号。

作为刚果共和国防长,比勒尔·佩吉原本居住在位于博马市中心的国防部里,南部非洲大使馆举行答谢酒会之后,比勒尔·佩吉就搬到了位于市郊的军营里,惶惶不可终日。

博马的驻防部队参加过世界大战,师长是比勒尔·佩吉的亲信路易斯·本,该师装备精良,训练有素,几乎可以和南部非洲军队相媲美。

“总统和总理都参加了南部非洲大使馆的酒会,酒会期间,潘西总统宣布会和南部非洲签订一系列合作协议,其中包括尚未开工的兵工厂——兵工厂——”比勒尔·佩吉的副官欲言又止。

“兵工厂怎么了?”比勒尔·佩吉脸色铁青,他预感到情况不妙。

“兵工厂将会建在尼亚萨兰境内——”比勒尔·佩吉的副官同样脸色难看,建在尼亚萨兰境内,那还是刚果共和国的兵工厂吗?

“叛徒!叛徒!全部都是叛徒!混蛋——”比勒尔·佩吉大发雷霆,拿起桌子上的电话重重砸到墙上。

好半天,比勒尔·佩吉才冷静下来,他瘫坐在办公桌后的椅子上喘着粗气,看向副官的目光就像饿狼:“帕尔默现在在哪里?”

帕尔默是美国人,负责协助比勒尔·佩吉建设兵工厂。

几天前,帕尔默自作主张派人刺杀了海顿,打乱了比勒尔·佩吉的计划。

“帕尔默先生已经在索约上船返回纽约。”副官所在的位置距离门口很近,摆出一副随时可以逃跑的样子。

比勒尔·佩吉稍微松了口气,走了就好,走了就好啊——

“部长阁下,总统先生请您去总统府参加会议。”路易斯·本急匆匆过来,他今年还不到三十岁,参加过世界大战,受到了英王乔治五世和罗克的双重嘉奖,被誉为刚果共和国最有前途的将军。

“让他亲自给我打电话——”比勒尔·佩吉下意识抗拒,这时候前往总统府,闹不好就是鸿门宴。

路易斯·本做了个很无奈的表情。

比勒尔·佩吉这才想起来,他刚刚摔掉了电话。

“部长阁下,现在离开军营去总统府参加会议是不理智的。”副官尽职尽责,现在的形势对比勒尔·佩吉非常不利,一切都要小心谨慎。

“总统让开会你敢不去?”比勒尔·佩吉也知道不能去,但是总统的命令无法拒绝。

“部长阁下,您可以生病——”副官悄悄嘀咕了一句。

哦哦哦,对啊,可以生病,生病了就能请假,美国大流感嘛,多好的理由。

“对,就是这样回复总统先生,就说我病了,很严重的传染病,病的快死的那种,不能参加会议。”比勒尔·佩吉从善如流,也不想去冒险,只要有理由,多烂都行。

一国的国防部长重病,总统和总理还是很重视的,当天下午,艾赛亚·张伯伦也来到军营,探望“感染重病”的比勒尔·佩吉。

比勒尔·佩吉屁事没有,中午一个人吃掉了一只鸡,又喝掉了整整一瓶葡萄酒,这会儿正在蒙头大睡。

“呃,良好的睡眠有利于病情的恢复——”路易斯·本表情尴尬,走到比勒尔·佩吉身边把比勒尔·佩吉叫醒。

“身体好点了吗?”艾赛亚·张伯伦装模作样。

“好多了,还是有点不舒服——”比勒尔·佩吉也装得挺像。

俩人来到办公室门前的草坪上坐下,比勒尔·佩吉身上还穿着病号服。

做戏要做全套嘛。

“知道了吗?兵工厂要建在尼亚萨兰——”艾赛亚·张伯伦眼神晦涩难明,看不出真实情绪。

比勒尔·佩吉不说话,点了点头表示知道,情绪还是很低落。

“比勒尔,如果我们和刚果王国之间爆发战争,你有没有战胜刚果王国的把握?”艾赛亚·张伯伦不是一条路走到黑,只是探讨这种可能性。

“如果仅仅是刚果王国,我有充分的信心,怕就怕——”比勒尔·佩吉苦笑,南部非洲这方面劣迹斑斑,如果刚果共和国和刚果王国之间真的爆发战争,那么南部非洲肯定会插手。

就像以前的莫桑比克和现在的西非——

哦,刚果共和国和刚果王国也是这么独立的。

如果没有南部非洲的帮助,刚果共和国和刚果王国也很难战胜比利时人。

“如果真的爆发战争,咱们也能得到支援——”艾赛亚·张伯伦真的不甘心,南部非洲的实力让人绝望。

上一章   ←  章节目录  →   下一页

Copyright@20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