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魔法 > 彼世传说 > 十一、是非之间

十一、是非之间

十一、是非之间

回想起了很多往事,每一个回忆都像是画一样的刻在脑海里历历在目,然而当吴缘期望地站在瘟灵山庄的大门前时,一向勇敢的她却根本没有勇气推开这扇大门,她想了很久,踌躇了很久,知道天色发白了,吴缘依然还是呆呆地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

“我真没想到你是这么犹豫的一个人!”突然间,背后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间说道,就像是一道强光,打入了吴缘迷茫混乱的内心中,过度出神的她一惊,转过头来,原来背后出现的人居然是李弃,这让吴缘马上意识到,其实李弃已经跟踪了她很久了。

“你哥都说了,你和聂嚣的感情是很深的,就算是有深仇大恨,见一见又有什么关系。”李弃插着手,颇有些不满地说道。

仿佛心事被一下子看穿了一般,吴缘心头一震,下意识地想回避些什么,然而对于好奇得不依不饶的李弃,她知道,这时候的逃避是根本没有用的。

“真的很想把你推到聂嚣的面前!”李弃愤恨地说道,“你做事从不会扭扭捏捏的,怎么这时候的你跟个女孩子一样?”

“因为我本来就是女的。”吴缘呵呵一笑,道。

这一句话,堵得李弃什么也说不出来,李弃干瞪着吴缘,半天也说不出话来,她恨不得替吴缘进去,去见见聂嚣,去完成他最后的心愿,就像是原来姬霓见姬百发一样,自己见夜一般,“很多事情,迟了是会后悔的,你知道吗。”李弃激动地说道,她发现,自己太把自己的意识和感情强加在吴缘身上了,因为她好怕,好怕吴缘也和自己一样,最后剩下的只是后悔而已。

“唉,既然如此,我们就去谈谈吧”

吴缘带着李弃,走到了海边,坐在了石头上,吹着清晨清冷的海风,李弃慢慢地冷静了下来,她发现自己很不对,吴缘是什么人,一个和自己几面之缘的人,而聂嚣更可以说是一个陌生人,即使吴缘这辈子也不去见聂嚣,这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,自作多情,分明自己是在自作多情。然而,身边的吴缘却不把自己当成一个神经病一样对待,李弃颇有些感激地看来看吴缘。

“我从小就是混在男人堆里的,说实话,女孩子,我真的很少接触,我一直以来都把自己当成男人一样看待,不过到头来,你说得对,对于他,我真的忸怩地跟个女孩子一样。说实话,我真的他妈的不知该怎么面对他”看着这个几乎跟她同龄的女孩,吴缘第一次敞开心扉,终于说出了自己深藏的秘密,她也不知为什么,要和李弃这个不熟的人说,为什么吴休不说,吴欢不说,自己的兄弟也不说,也许,恰如李弃所说的那样,只有眼前的这个李弃,才能真正的了解自己吧。

只听得吴缘继续说道,就像是在一言自语一般:“我不知道你到底了解到了多少,在我出生之前,聂嚣为了兄弟的病,来到了这个镇上寻访名医吴道行,也就是我的父亲,然而我父亲却对这事不闻不问不管,这却遭到了聂嚣的愤怒,不久后,他抓了我的母亲以示要挟,但是过了几天,我母亲鬼使神差地被放了出来,十个月后便有了我,然而我的出生却遭到了父亲最大的质疑,他甚至怀疑,我不是他亲生的,到我一岁的那一年,大家都说,我不像我的父亲,活脱脱是跟聂嚣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。在众人的闲言闲语下,我母亲顶不住压力,自杀了,父亲说,这是被聂嚣逼死的。然而母亲的死让这两个情敌更加恨之入骨,加上聂嚣身体越见不好了,终于,为了治好自己的病,我们全家都被聂嚣软禁起来了。

我的父亲,在软禁了几十年后,受不了折磨便死了,他死的时候,我还很小,虽然懂事了,可总是记不清他的样子,他对我很冷漠,甚至每次见到我都会很生气。在我的印象里,他没有爱过我,甚至没有和我说一句好话,记得他说得最多的就是如何报仇,如何让聂嚣千刀万剐。那时,我不明白。直到他死了,我才明白了仇恨,明白了父亲说的话,那时候,真的很恨聂嚣,毁了我的家,我的父亲,也毁了我的自由。但是长大了,我发现自己渐渐不恨聂嚣了,他甚至连病成这个样子了还在多管我的闲事,我拍下瀚海列国图志之前,他还派人杀掉我的对手,甚至还把我当一个孩子对待!我很想讨厌他,恨他,但是我根本恨不起来,并不是因为他病得重了我可怜他来着,那是因为”

吴缘没有再说下去了,然而李弃却毫不犹豫地回答到:“因为你把他当作你的父亲了,是吗?”

吴缘看着李弃,几乎不敢承认,最终,她终于狠下心来,点了点头,“我知道,我真他妈该死,是非不分,太不孝了,别说报仇了,甚至还想认贼作父!但是我有时候会想,我会不会真是聂嚣的女儿,但是这些大逆不道的想法我他妈的哪敢说出口,他对我很好,就像父亲一样,直到跟他分开了我才明白,那种疼爱,是从眼神里流露出来的,是根本假不了的,骗不了人的!大家都说,我像聂嚣,甚至连性格都像,身上的痣长得都是在同一个地方,他若不是我的父亲,世上怎么会这么该死的巧了?!”

“那你到底是不是聂嚣生的啊?”李弃终于忍不住,插口问道。

上一章   ←  章节目录  →   下一页

Copyright@2020